待子规_

七夕贺文

信白篇,上篇云亮的后续。
今天真的写完了。
可能还会有别的cp,抽空写。
主信白微云亮。
日常ooc






李白坐在办公室里,从作业堆中抬起了头,揉了揉太阳穴,长叹一口气,真是越活越糊涂了,要不是那些躁动的学生,他大概已经忘了今天是七夕了吧。

想想也好笑,他这么一个吊儿郎当的人竟然成了这里的一名语文老师,被规矩束缚,还真不是他的风格。

看着操场上散乱的人影,李白笑了笑,赵云这是甩锅给了谁啊,为了诸葛亮都不管那些学生了。

也是,恋爱中的人总是不顾一切又傻的。

以前的他这个时候会做什么呢?

和各种妹子出去玩,收很多的巧克力和情书,这几年倒是收敛了很多,一直和韩信在一起。

韩信啊,想到这个人,李白也有点感慨,他们互相陪伴了这么多年,从一开始的臭味相投到最后的狼狈为奸,在一起的时候连狄仁杰都感叹终于不用看你们再祸害其他女生了。

可随着时间的流逝,他们之间的问题越来越多,大吵小吵从未间断,也越来越找不到当初在一起的激情和冲动。

就拿这次冷战来说,他们已经两个星期没有见面了,李白也不是离不开韩信,但毕竟在一起了这么久,一下子分开还是有点不习惯。

就像他宿醉之后,第二天早上的头痛欲裂让他清醒,韩信不在他身边,没有了熟悉的醒酒汤,没有了耳边温柔的话语,那个早晨他好像回到了曾经一个人的日子,那时候没有韩信,没有赵云,没有狄仁杰,只有他一个人,在黑暗与孤独中挣扎。

韩信,我好像,有点想你了。

“叮~”手机微信有了新消息。

韩傻狗:回头。

这个备注还是当初冷战的自己一气之下改的,这两个星期韩信也一直有发,只是一直被他忽视而已。

回头,发现韩信就在他身后,伸手对他说,“太白,来抱一个。”

眼泪不住地流,李白突然发现原来韩信这个人对他这么重要。

扑进他怀里,再也忍不住,哭出声来,“韩信你个混蛋,混蛋!”







没有后续,没有后续。


七夕贺文

体育老师云×学生亮
想写这个很久了,感觉这个设定很带感。
主云亮微信白(信白其实一点都不明显)
日常ooc
后续可能有信白,但今天应该是写不完了。









“叮铃铃”下课铃声响起,原本昏昏欲睡的同学一下子有了精神。

讲台上的李白也不说什么,挥手下课,“今天七夕,我也不拖课了,不过提醒你们一句,下节体育课是赵老师的课哦。”

原本欢天喜地准备逃体育课的小情侣一下子蔫了,他们怎么忘了周一的体育课是赵老师来上呢。

要说王者学校的校长不知道怎么想的,每周一专门腾出一节体育课让训练运动员的赵老师来上,这可苦了那些学生,好不容易可以和别班的同学见面,却遇上了个最严厉的老师。

王者学校的体育老师不多,一共才四个,韩信,铠,白起负责平常学生,赵云负责运动员,前三个尽管有点凶,但相处了这么久也不太会为难他们。

而平时最温柔的赵老师在训练的时候那叫一个严格,好多运动员训练的头一天就哭喊着不练了,最后被赵老师的一句话吓得不敢不练。

“只要你打得过我,就可以不用练了。”

不仅训练运动员严格,平时每周一的课也是严格得不能再严格。

而对付赵老师的方法只有一个

同学们的目光不约而同地落在第三排的诸葛亮身上。

据说诸葛亮和赵老师很小就认识,平时赵老师对诸葛亮也比对他们要好很多。

思及此,有人迫不及待地开口,“诸葛……”

还没说完就被打断,“停,体育课还是要好好上的,再说我的话没什么用。”

说完就起身出了教室,徒留一个教室的人默默流泪。



虽然心里再怎么不情愿,他们也只能下楼,然后毫不意外地看见诸葛亮坐在树阴下和赵老师聊天。

同学们表示他们一点都不嫉妒,真的!

后来也不知道赵老师是不是良心发现,给他们训练的变成了铠老师。

同学们一下子兴奋了起来,但还是有几个会看脸色的发现了问题。

完了,铠老师脸怎么这么黑!



后续

诸葛亮坐在树阴下看着满脸怨念的同学,还是向赵云开了口,“子龙,要不今天不要上课了,陪我过七夕好不好?”

一旁的赵云听了这话高兴地差点跳起来,要知道他家小天才可从来不肯逃课出去玩的。

赵云高兴之余也没忘了那群学生,就跟铠打了声招呼,“那个,铠,今天的课麻烦你帮我代上了啊,韩信和白起今天有约我也不好打扰他们,你就帮帮忙啊。”说完就跑了,没有给铠一点拒绝的机会。

铠:???

今天不想打王者

失踪人口回归。

打游戏的时候突如其来的脑洞。

人设属于天美,ooc属于我。

元芳视角,主狄芳,信白,云亮,微约策,戬吒。





大家好,我叫李元芳。

今天突然就不想打王者了。

事情是这样的,今天我匹配到了李白,诸葛亮,哪吒和百里玄策。

看着我方阵容我觉得

我这把赢定了。

然后我就看到了敌方阵容……

韩信,赵云,杨戬,百里守约和狄大人。

哦。

等等!狄大人!狄大人怎么会在这?!

我觉得这把

输定了。(躺)

抱着此局必输无疑的想法,我开始了游戏。

我向着野区跑去,毕竟没了蓝,没升级的我就是去送人头的。

可我还没跑到野区,就传来了系统姐姐亲切(并不)的声音。

李白 第一滴血 韩信

???

这么快就杀了第一个人?

我看了看地图,李白现在在我方野区,也就是说韩信是在我方野区被杀的?为什么韩信这么快就到了我方野区?

没有位移并且腿短的我留下了不甘的泪水。

悲伤了一段时间后,我继续往野区跑去,看着眼前身材魁梧的蓝爸爸,我再一次感叹人生残酷。

在我艰难地打完蓝爸爸后,一杆长枪就这么出现在我的面前,然后残血的我就被弄死了。

已经死了的我静静地看着诸葛亮击杀赵云,虽然很感谢诸葛军师替我报仇,但你们真的不是串通好的吗?!赵云你倒是反击啊,站在原地让他打是怎么回事?

回到泉水后我第一次产生了挂机的想法,然而还没有等我将想法付诸行动,就被旁边两个小屁孩打断了。

“你有本事弄死我啊!”

“你等着,下次匹配老子一定在对面弄死你!”

“切,谁怕谁,来啊!”

……

通过他们的对话,我大概了解到了一点事实真相,总的来说就是这两个叛逆期少年偷塔的时候吵了起来,还扯上了对面的杨戬和守约,然后被对方家属打死了。

……

能不能走点心啊两位,这是实战啊实战!

心好累,不想说话。

坚强的我还是走出了水晶,向着防御塔走去,其实一般情况下我是走中路的,但现在哪吒和玄策在泉水撕逼,诸葛军师和赵云在一起,剑仙大人在偷野……

三条路上一个人都没有啊!

然后我毅然决然地走向了

主宰。

是的,我已经放弃了。

到了主宰的地方,我原本想躲进草丛,但草丛里突然冒出了一根紫色的尾巴。

我还是没忍住好奇心往草丛走去,毕竟峡谷好像没有过紫色的尾巴。

然后我就看见了不可描述的一幕:

剑仙大人被韩信压在身下。

强烈的求生欲望驱使我快速离开了草丛,不知道是不是太过专注,草丛里的两个人并没有发现我。

我一边往旁边跑一边又忍不住回想刚刚看到的画面,没想到剑仙大人的千年之狐居然有尾巴,以前怎么没见他露过呢。

看来我不知道的事还很多啊。

不知道自己瞎跑到了哪,停下来的时候见到了正在偷塔的狄大人。

按理说我应该冲进防御塔去击杀他的,但是我很怂,毕竟狄大人是我上司,万一他不给我发工资怎么办!我还要买糖葫芦呢!

很怕被扣工资的我很怂地躲在了一边草丛,但狄大人好像看见了我,走出了防御塔,留下小兵独自奋斗。

“元芳,怎么不杀我?”

他这么说。

“我,我怕你扣工资。”

也不知道我那个时候是怎么想的,就这么把实话说了出来。

狄大人听到这话好像愣了一会儿,渐渐露出一个笑容。

“……”

他好像说了什么,但这个时候面水晶爆了,是诸葛军师打的,他旁边的赵云也没有拦他。

我是李元芳。

我突然不想玩王者了。

虽然我赢了吧。

后续

李元芳赢了之后很不开心,这一局没有人在认真玩,他好像被喂了一堆狗粮。

“元芳”狄仁杰坐在他旁边,向一旁不开心的小人递出一根糖葫芦。

李元芳看到糖葫芦两个眼睛都亮了起来,“狄大人!”

“嗯,吃吧,吃完要好好工作。”揉了揉眼前人的耳朵,起身走远。

李元芳咬了一口糖葫芦,看着越来越远的人,心里甜甜的。

果然狄大人最好了!

风月 中?

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中
还有好多要写
可能这个暑假都写不完了(并不
喜欢就点一下那个爱心吧,谢谢٩(ˊvˋ*)و




  等到吴世勋到家的时候,已经过了晚饭的点,他本想悄悄遛进去,怎料想吴亦凡在他房间里等着他。

  “回来了。”吴亦凡看着手里的书,头也不抬地问道。

  “嗯,回,回来了。”吴世勋站在原地,动都不敢动。

  “这么晚了,我还以为你今天不回来了。”

  吴世勋最怕吴亦凡这么说话,看起来冷静,其实这正是他盛怒的表现。尴尬地笑了笑,“我,我哪能啊,再怎么样我也得回家啊对吧。”

  “你也知道这是你家啊,我怎么觉得那戏园子才是你家呢,下次我跟艺兴说说,在那给你腾个房间出来,以后你就住那好了。”说完,不等吴世勋回答,自顾自走出了房间。

  “哎,哥,哥!”吴小少爷颓废地坐在床上,他怎么就摊上这么个不讲理的哥呢,以后看嫂子怎么折腾他。

  吴世勋今天算是看明白了,张艺兴可是唯一能治他哥的人,而且他俩估计在国外就认识了,都是留学回来的,应该关系不错。听他哥那语气,说不定他们之间还有那么点不可告人的事。

  要说吴世勋能想得那么通透,也多亏了他们那洋母亲,作为为数不多的在国外长大的女人,她的思想比国内进步的可不止一点,从小耳濡目染,吴世勋对他哥喜欢上男人这件事也是可以接受的。


  吴世勋以为接下来吴亦凡会把他锁在家里,不让出去,可是吴亦凡竟然同意他跟着他一起去听戏,可能是因为要掩人耳目吧。

   之后的日子,两个人一起去听戏,然后一个去找张艺兴,一个去找他的小美人。

  通过这段时间的了解,吴世勋知道了很多小美人的事。

  那个小美人叫鹿晗,比他小两岁,平常就在张艺兴之后唱戏,要不是那天他哥让他在那等着,他或许都不会注意到这个小美人。



  时间推移,渐渐入冬,长沙城里却没有落下一片雪花,如果不是枝头绽放的梅花,又有谁会知道冬天的来临呢?

  “吴少爷,又来找鹿晗啊。”吴世勋刚走进戏园,一个装扮妖艳的女人就迎了上来,“吴少爷怎么就找鹿晗呢,都不理理人家。”说着,抹着鲜红蔻丹的双手不怀好意地抚上吴世勋的胸膛。

  吴世勋不着痕迹地避开她,“杜小姐,这福吴某消受不起,再来……”指了指她身后面色发黑的男人,“林先生还在等着呢。”

  杜妤月不甘心地放开了吴世勋,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可以和林清书抗衡的男人,她真的不想回到那个困住她的男人身边了。

  “那就不打扰吴少爷了,妤月先告辞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杜妤月这才死了心,看来吴世勋是真的不会帮她了。她真的,要回去吗?

  吴世勋也无可奈何,他明白杜妤月的处境,他那发小从小就心狠手辣,对待女人更是如此。不过,看他刚才那副样子,应该也是在乎杜妤月的吧,希望他们两个有个好的结局吧。

  “美人儿,有没有想我啊?”吴世勋一到鹿晗化妆的地方就脱去严肃的外衣,嘻皮笑脸地看着鹿晗。

  “吴少爷,不要再叫我美人了,我有名字的,我叫鹿晗。”

  “可你就是美人啊,还有,你刚才叫我什么?”

  鹿晗看着突然变脸的吴世勋,无奈地叹了口气,“世勋。”

  “这才对嘛。”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,吴世勋又展露笑颜,腆着脸往鹿晗身边凑。

  “鹿鹿,你……世勋?”张艺兴本来是来找鹿晗,却意外地看见了吴世勋,“你不是刚从北平回来吗?怎么来这了?”

  “呀,我怎么忘了?”吴世勋懊恼地拍了拍头,“那个,嫂……啊不,艺兴哥,你帮我去看看我哥呗。”

  “他这么大人了,难道还不会照顾自己吗?”张艺兴摆明了不管,吴世勋咬咬牙,无奈,“我哥他受伤了。”

  “受伤?”不会吧,他昨天来的时候还好好的啊。张艺兴皱了皱眉,应下,“好,我会去的。”

风月 上

其实只有一点点,剩下的还在写
有私设,可能会ooc
一个很久以前的脑洞
我也不知道记得多少┐(´-`)┌


有美人兮,见之不忘,
一日不见兮,思之如狂。



  “哥,走,我带你去个地方。”吴世勋一进家门,就迫不及待地喊吴亦凡。

  “世勋,我真的不想去,你也别去了,家里还有这么多事儿呢。”吴亦凡皱了皱眉,他这弟弟怎么就没个正形儿呢。

  “你都回来这么久了,一天到晚就知道窝在家里,也不怕闷坏。”见他不为所动,吴世勋倒急了,“就今天一次,下次我绝对不来找你,怎么样。”

  吴亦凡看了他一眼,“可以,以后别再来找我去,你也不许去。”放下手中的文件,大步走了出去,装作没听见身后吴世勋的叫嚷。

  “喂,哥,哥!你不可以这样!哥!哥!”

梨园

  吴亦凡看着眼前的戏园,问道,“这就是你要来的地方?”

  “对啊,唉,赶紧进去,今儿可是兴爷的演出。”

  二人刚坐下,吴世勋就迫不及待地向自家哥哥介绍,“哥你刚回长沙,还不知道,这兴爷啊,原名张艺兴,这戏园子就是他家的,听说他是留洋回来的,要不是他坚持要继承这个戏园子,估计现在就是个大官。”

  “他......很有名吧......”“那可不,这兴爷的戏那可是远近闻名,可惜啊,兴爷一个月才唱三回,哥你倒是运气好,刚回来就赶上了。”

  说话间,戏已经开场,吴亦凡也不知这戏名是什么,但那身影与记忆中的人重叠,竟是多了几分陌生。

  一曲作罢,戏园的人少了许多,“唉,兴爷每回就唱这么一首,真是,唉。”

  转头一瞧,吴亦凡盯着戏台,神色严肃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“哥,你还要继续听吗?”

  吴亦凡一愣,“你在这待着,我过会儿回来,”也不等吴世勋反应,起身就走。

  也不知走到了哪,猛然看见正在卸妆的张艺兴,突然就有了耐心,倚着门,看他卸下浓妆,露出原本白净的面容。

  张艺兴刚把妆卸下,回头就瞧见倚着门的吴亦凡。

  “好久不见,亦凡。”消失了三个多月的人突然出现在面前,他好一会儿才忍住冲动故作平静地与他打招呼。

  “嗯,是挺久不见了。”周围死一般的寂静,尴尬的氛围在两人之间蔓延。

  “那个……”“艺兴,我……”

  “你先说。”“你先说吧。”

  怎么就,这么默契呢。

  “亦凡啊,你一个当地的大军阀还是不要经常到我这里来了,免得被别人抓住把柄。”

  这么着急想撇清关系吗?吴亦凡笑了笑,那就不能让你得逞了,“你都说了,我是当地的大军阀,又怎么会怕别人呢,这个地方,是我吴亦凡的地盘。”

  张艺兴哑口无言,他现在才明白,为什么这个男人一向都骄傲自信,他有骄傲的资本。

  “艺兴,不用着急躲开我,就像在英国一样相处就好了,继续做朋友。”吴亦凡云淡风轻的语气让张艺兴有些生气,他好不容易才忘掉的,怎么可以说恢复关系就恢复关系。

  “不需要,我只是个戏子,高攀不起,吴爷,请回吧。”他就是要撇清一切关系,他吴亦凡又能怎样。

  吴亦凡略带深意地看了他一眼,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。

  张艺兴松了口气,他赌对了,吴亦凡绝对会听他的话,他从来不逼他的。卑鄙又怎样,他就是仗着吴亦凡喜欢他,仗着吴亦凡对他的愧疚,才能在他面前这么肆无忌惮。

  他张艺兴不是不怕,但既然吴亦凡心甘情愿纵容他,那么他就再耍会儿小性子,发会儿脾气好了。

  吴亦凡回到看戏的地方,吴世勋依旧乖乖地在那里等他。 “走吧。”

  吴世勋摆摆手,“不行,哥你等下,我看完就走。”

  吴亦凡也不恼,转身就往门口走。

  “唉,哥,哥!”吴世勋望了眼自家哥哥的背影,还是决定坐下来看戏,哥哥哪有台上的人好看。

  说起来,台上那小美人谁啊,以前怎么没见过呢。

别怕,有我

来得特别快的第二章
第一章走这http://daizigui.lofter.com/post/1ebb8566_10ca5d97
Part 02
  车内,张艺兴不发一言,吴亦凡开着车,好几次想开口,却又安静了下来。

  “艺兴……”停下了车,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了,他有太多话要说,有太多思念要宣泄。

  “怎么了?”张艺兴抬头看他,一双眼亮晶晶的,好像一眨眼就会落下璀璨夺目的珍珠。

  吴亦凡原本打算说的话全梗在喉咙里,大脑一片空白,凭着本能靠近他,低头轻轻吻上漂亮的眼睛,长长的睫毛扫过嘴唇,体内像是有电流流过,直击心脏。支起身子,“艺兴……”

  “这就是你想对我说的话吗?”还没等他开口,张艺兴抬头望向他,“你,刚才为什么吻我?”

  “我……”吴亦凡开不了口,他知道开口意味着什么,当初错了一次,这次,不能再错了。“我喜欢你。”

  终于说出来了,这个秘密在他心里埋了这么久,像一根刺刺入心脏,拔出来太疼,任它埋在心里,稍有不慎,牵一发而动全身。这么多年过去,伤口渐渐溃烂,露出丑陋的内在。他不敢赌现在拔出来能否得以痊愈,但他相信张艺兴可以治好自己,毕竟,他是独角兽啊。

  张艺兴愣了一下,有点反应不过来,“我……我们,那个”这该怎么办?

  其实他也明白自己对吴亦凡的感情并不只是友情,但到爱情似乎还有点远,这样的话,现在只能……

  吴亦凡叹了口气,张艺兴的沉默在他眼里就是无声的拒绝,“你不用太纠结,回去好好想想,如果……如果你不喜欢我,我们还是可以继续做朋友的。”

  “哦,好”,张艺兴呆呆地点了点头,又像是刚想起来一样,催促着吴亦凡,“赶紧走吧,鹿哥他们要等急了。”

  “嗯,走吧。”经过了一路的沉默和刚才的事,现在说什么好像都很尴尬。吴亦凡打开车门,把车钥匙交给接待人,就和张艺兴一起走进了酒店。

酒店内

  鹿晗一早就在门口等着,见到他俩马上迎上去,“兔子,走,跟爷快活去。”

  张艺兴一脸嫌弃地看着他,却还是任由他搭上他的肩,“鹿爷,您这是喝大了还是吃错药了,这是酒店,上哪快活?”

  鹿晗边走边笑,还不忘调侃他一把,“呦,那我们兴少爷想去哪快活?告诉爷,爷肯定舍命陪君子跟你一块儿去。”

  张艺兴翻了个白眼,不作理会。他口才不好,自然比不上交际花似的鹿晗,又何必跟他争论,自讨苦吃。

  张艺兴不回答,这边鹿晗倒是先开了腔,“哎,兔子,你这白眼翻得不行啊,什么时候让小乖教……”突兀地停了下来,原本就只有他一个人在说话,这么一来,笼罩在三人之间的,便是死一般的寂静。

  最后还是吴亦凡打破了寂静,“走吧,Tao该等急了。”

  听到这话,张艺兴松了口气,却还是担忧地望向鹿晗,“鹿哥,你……”

  鹿晗冲他摇了摇头,“没事,这样挺好的,真的。”故作无所谓的态度,要是忽略嘴角僵硬的微笑,倒真可以让人信服。

  话说到这份上了,张艺兴也不好再说些什么,说到底,这是他们俩之间的事,他一个外人也不好多问。

  放下心了,又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,虽然知道刚刚吴亦凡说的话只是个借口,却依旧不想再他口中听到Tao的名字。倒不是他讨厌Tao,只是有点嫉妒,嗯,嫉妒。曾经有段时间一直听到他喊着Tao的名字,他的声音本就低沉,念人名更是好听,每次听到他叫Tao的名字,都忍不住鼓起腮帮子在心里悄悄念叨,什么时候才能这样对我啊,被这样的声音喊到,一定很幸福吧。显然,当时忘了刚和他成为朋友的时候,也天天被这么喊呢,那个时候还嫌他烦,现在却又这么渴望。

  我真是个惹人厌的人呢。

  张艺兴低头轻嘲地笑笑,抬头又是那个温柔的小白兔,呐,这种事,偷偷埋在心里就好了啊。

  只是啊,种子都是会发芽的呢。谁知道,发了芽的种子会不会长成参天大树呢?

『我和鹿晗完全是两种人,虽然因为年龄相同,处事方法在某些地方相似,但可能是因为成长环境的不同,鹿晗相比我更优柔寡断。也正是这样,他总是放不下心里那个人。
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——摘自吴亦凡《旧时忆梦》』
  
「不得不说,吴亦凡在看人这方面比我厉害得多,他总是轻轻松松地就能看透一个人。鹿晗确实是太过于小心,在社交方面更是如此,进退有度,让人对他十分有好感,却又拒人于千里之外。说难听点,他就是个胆小鬼。
        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摘自张艺兴《观〈旧时忆梦〉》」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进展特别快_(:з」∠)_
说不定再过几章我开车了(并不

别怕,有我

这篇文在贴吧和微博上都有更新,比这里要快一些。
微博:待子规_
贴吧:秋樾
Part 00
如果我说,我坚持不下去了呢?
没事,有我在,别怕,昂。
……
哎,你说,我们能在一起多久?
至少也得一辈子吧。
……
骗人,你的一辈子只有这短短几年吗?

Part 01
  张艺兴坐在头等舱内,眉头紧锁,“唉”,发出一声叹息,不知道是在为自己惋惜还是在为公司惋惜。

  不过,反正以后他就和他们无关了,有什么好惋惜的。

  将眼罩戴好,轻轻闭上眼睛。努力想要平静下来,却是无济于事,脑子里还是嗡嗡作响,让人心烦。

  应该高兴啊不是吗?终于摆脱了那个吸血鬼公司,终于可以为自己奋斗,可为什么,他心里却有着不甘呢?

  凭着年少的冲动进公司练习,渴望光芒万丈的未来,誓要闯出自己的一片天。可是,他现在拥有的是什么?是再跳舞就完全废了的身体,是被公司捆绑而可能一辈子错失的机会,是和自己同一国度却化语言为刀,刀刀捅入他心脏深处的粉丝。

  这么多年来,他付出了一切,可换回的,却是粉身碎骨坠入万丈深渊。

……

  机场内,一名身着黑色风衣的男子正在倚在车旁等待,巨大的墨镜架在脸上,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,即便如此,俊朗的外表依旧引得许多人侧目。

  一旁有很多粉丝在等待,其中不乏不少看好戏的记者,他们可是打算得到第一手消息,啧,韩国天团中国成员解约是小事,但能让前队长亲自来接的,飞机上那位可是头一个,更何况,这两位的关系在所有人眼中都是恶劣到极点,现在看来嘛,有不少料可以挖。

  “啊啊啊啊啊,艺兴,艺兴回来了!”前方突然一阵燥动,这证明了,张艺兴下飞机了。

  一些娱记也争先恐后地挤入这些粉丝中。

  “张艺兴,你这是打算不在韩国发展了吗?”

  “张艺兴,请问你对于网上辱骂你的评论有何看法?”

  “张艺兴,吴亦凡来接你代表了什么吗?”

  “张艺兴,你是打算跟着吴亦凡发展吗?”

  “请回答一下问题好吗?”

  “回答一下吧。”

……

  粉丝和娱记则截然不同。

  “艺兴,你要加油!”

  “艺兴,我们永远爱你!”

  “艺兴,我们永远支持你!”

……

  张艺兴停下了脚步,比了个“噤声”的动作,娱记和粉丝也安静下来,摒息以待,生怕错过了什么劲爆的大料。

  “我的确和SM公司解约了,近期也不太会在韩国发展,还有,谢谢你们对我的关心和支持”,他顿了一下,又开口道,“另外,关于吴亦凡来接我这件事,我想说……”

  “我和艺兴是朋友,来接他并不过分吧,而且,鹿晗和Tao也还在等我们,就不奉陪了。”吴亦凡突然出现在他身边,揽着张艺兴的肩膀就往外走。

  走到车前,他像是刚想起来似的,回头对娱记和粉丝说了一句话,“艺兴回国后的发展由他自己作主,我无法干涉,也希望各位不要越界。”

  说完,头也不回地进了车。

  娱记全部停在原地,没有人敢上前采访,不止是因为他话中的冷意,更是因为这个男人本就不是好惹的。

  当初他解约回国,又遭遇了约炮门,所有人都以为他这是完了,但他却扛了过来,并且发展前途无量。现在,他更是与娱乐公司解约创建了自己的工作室,不仅还清了500万毁约金,还逼得公司开新闻发布会当众向他道歉。这样的人,哪是他们这些小娱记惹得起的。

『艺兴其实是个很胆小的人,当初他刚解约回国在机场应对娱记的时候,看似沉着淡定,其实啊,心里不知道有多着急,他的眼底,可都是焦急呢。如果我当时没有出现的话,他大概会哭吧。
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摘自吴亦凡《旧时忆梦》』

「切,我才不会哭呢,但是看到他的时候,真的很安心啊。那个时候啊,感觉他像天神一样,把我从困难中拉出来,嗯,很有安全感。他这个人啊,真的特别好。
    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——摘自张艺兴《观〈旧时忆梦〉》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