待子规_

别怕,有我

来得特别快的第二章
第一章走这http://daizigui.lofter.com/post/1ebb8566_10ca5d97
Part 02
  车内,张艺兴不发一言,吴亦凡开着车,好几次想开口,却又安静了下来。

  “艺兴……”停下了车,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了,他有太多话要说,有太多思念要宣泄。

  “怎么了?”张艺兴抬头看他,一双眼亮晶晶的,好像一眨眼就会落下璀璨夺目的珍珠。

  吴亦凡原本打算说的话全梗在喉咙里,大脑一片空白,凭着本能靠近他,低头轻轻吻上漂亮的眼睛,长长的睫毛扫过嘴唇,体内像是有电流流过,直击心脏。支起身子,“艺兴……”

  “这就是你想对我说的话吗?”还没等他开口,张艺兴抬头望向他,“你,刚才为什么吻我?”

  “我……”吴亦凡开不了口,他知道开口意味着什么,当初错了一次,这次,不能再错了。“我喜欢你。”

  终于说出来了,这个秘密在他心里埋了这么久,像一根刺刺入心脏,拔出来太疼,任它埋在心里,稍有不慎,牵一发而动全身。这么多年过去,伤口渐渐溃烂,露出丑陋的内在。他不敢赌现在拔出来能否得以痊愈,但他相信张艺兴可以治好自己,毕竟,他是独角兽啊。

  张艺兴愣了一下,有点反应不过来,“我……我们,那个”这该怎么办?

  其实他也明白自己对吴亦凡的感情并不只是友情,但到爱情似乎还有点远,这样的话,现在只能……

  吴亦凡叹了口气,张艺兴的沉默在他眼里就是无声的拒绝,“你不用太纠结,回去好好想想,如果……如果你不喜欢我,我们还是可以继续做朋友的。”

  “哦,好”,张艺兴呆呆地点了点头,又像是刚想起来一样,催促着吴亦凡,“赶紧走吧,鹿哥他们要等急了。”

  “嗯,走吧。”经过了一路的沉默和刚才的事,现在说什么好像都很尴尬。吴亦凡打开车门,把车钥匙交给接待人,就和张艺兴一起走进了酒店。

酒店内

  鹿晗一早就在门口等着,见到他俩马上迎上去,“兔子,走,跟爷快活去。”

  张艺兴一脸嫌弃地看着他,却还是任由他搭上他的肩,“鹿爷,您这是喝大了还是吃错药了,这是酒店,上哪快活?”

  鹿晗边走边笑,还不忘调侃他一把,“呦,那我们兴少爷想去哪快活?告诉爷,爷肯定舍命陪君子跟你一块儿去。”

  张艺兴翻了个白眼,不作理会。他口才不好,自然比不上交际花似的鹿晗,又何必跟他争论,自讨苦吃。

  张艺兴不回答,这边鹿晗倒是先开了腔,“哎,兔子,你这白眼翻得不行啊,什么时候让小乖教……”突兀地停了下来,原本就只有他一个人在说话,这么一来,笼罩在三人之间的,便是死一般的寂静。

  最后还是吴亦凡打破了寂静,“走吧,Tao该等急了。”

  听到这话,张艺兴松了口气,却还是担忧地望向鹿晗,“鹿哥,你……”

  鹿晗冲他摇了摇头,“没事,这样挺好的,真的。”故作无所谓的态度,要是忽略嘴角僵硬的微笑,倒真可以让人信服。

  话说到这份上了,张艺兴也不好再说些什么,说到底,这是他们俩之间的事,他一个外人也不好多问。

  放下心了,又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,虽然知道刚刚吴亦凡说的话只是个借口,却依旧不想再他口中听到Tao的名字。倒不是他讨厌Tao,只是有点嫉妒,嗯,嫉妒。曾经有段时间一直听到他喊着Tao的名字,他的声音本就低沉,念人名更是好听,每次听到他叫Tao的名字,都忍不住鼓起腮帮子在心里悄悄念叨,什么时候才能这样对我啊,被这样的声音喊到,一定很幸福吧。显然,当时忘了刚和他成为朋友的时候,也天天被这么喊呢,那个时候还嫌他烦,现在却又这么渴望。

  我真是个惹人厌的人呢。

  张艺兴低头轻嘲地笑笑,抬头又是那个温柔的小白兔,呐,这种事,偷偷埋在心里就好了啊。

  只是啊,种子都是会发芽的呢。谁知道,发了芽的种子会不会长成参天大树呢?

『我和鹿晗完全是两种人,虽然因为年龄相同,处事方法在某些地方相似,但可能是因为成长环境的不同,鹿晗相比我更优柔寡断。也正是这样,他总是放不下心里那个人。
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——摘自吴亦凡《旧时忆梦》』
  
「不得不说,吴亦凡在看人这方面比我厉害得多,他总是轻轻松松地就能看透一个人。鹿晗确实是太过于小心,在社交方面更是如此,进退有度,让人对他十分有好感,却又拒人于千里之外。说难听点,他就是个胆小鬼。
        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摘自张艺兴《观〈旧时忆梦〉》」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进展特别快_(:з」∠)_
说不定再过几章我开车了(并不

评论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