待子规_

风月 上

其实只有一点点,剩下的还在写
有私设,可能会ooc
一个很久以前的脑洞
我也不知道记得多少┐(´-`)┌


有美人兮,见之不忘,
一日不见兮,思之如狂。



  “哥,走,我带你去个地方。”吴世勋一进家门,就迫不及待地喊吴亦凡。

  “世勋,我真的不想去,你也别去了,家里还有这么多事儿呢。”吴亦凡皱了皱眉,他这弟弟怎么就没个正形儿呢。

  “你都回来这么久了,一天到晚就知道窝在家里,也不怕闷坏。”见他不为所动,吴世勋倒急了,“就今天一次,下次我绝对不来找你,怎么样。”

  吴亦凡看了他一眼,“可以,以后别再来找我去,你也不许去。”放下手中的文件,大步走了出去,装作没听见身后吴世勋的叫嚷。

  “喂,哥,哥!你不可以这样!哥!哥!”

梨园

  吴亦凡看着眼前的戏园,问道,“这就是你要来的地方?”

  “对啊,唉,赶紧进去,今儿可是兴爷的演出。”

  二人刚坐下,吴世勋就迫不及待地向自家哥哥介绍,“哥你刚回长沙,还不知道,这兴爷啊,原名张艺兴,这戏园子就是他家的,听说他是留洋回来的,要不是他坚持要继承这个戏园子,估计现在就是个大官。”

  “他......很有名吧......”“那可不,这兴爷的戏那可是远近闻名,可惜啊,兴爷一个月才唱三回,哥你倒是运气好,刚回来就赶上了。”

  说话间,戏已经开场,吴亦凡也不知这戏名是什么,但那身影与记忆中的人重叠,竟是多了几分陌生。

  一曲作罢,戏园的人少了许多,“唉,兴爷每回就唱这么一首,真是,唉。”

  转头一瞧,吴亦凡盯着戏台,神色严肃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“哥,你还要继续听吗?”

  吴亦凡一愣,“你在这待着,我过会儿回来,”也不等吴世勋反应,起身就走。

  也不知走到了哪,猛然看见正在卸妆的张艺兴,突然就有了耐心,倚着门,看他卸下浓妆,露出原本白净的面容。

  张艺兴刚把妆卸下,回头就瞧见倚着门的吴亦凡。

  “好久不见,亦凡。”消失了三个多月的人突然出现在面前,他好一会儿才忍住冲动故作平静地与他打招呼。

  “嗯,是挺久不见了。”周围死一般的寂静,尴尬的氛围在两人之间蔓延。

  “那个……”“艺兴,我……”

  “你先说。”“你先说吧。”

  怎么就,这么默契呢。

  “亦凡啊,你一个当地的大军阀还是不要经常到我这里来了,免得被别人抓住把柄。”

  这么着急想撇清关系吗?吴亦凡笑了笑,那就不能让你得逞了,“你都说了,我是当地的大军阀,又怎么会怕别人呢,这个地方,是我吴亦凡的地盘。”

  张艺兴哑口无言,他现在才明白,为什么这个男人一向都骄傲自信,他有骄傲的资本。

  “艺兴,不用着急躲开我,就像在英国一样相处就好了,继续做朋友。”吴亦凡云淡风轻的语气让张艺兴有些生气,他好不容易才忘掉的,怎么可以说恢复关系就恢复关系。

  “不需要,我只是个戏子,高攀不起,吴爷,请回吧。”他就是要撇清一切关系,他吴亦凡又能怎样。

  吴亦凡略带深意地看了他一眼,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。

  张艺兴松了口气,他赌对了,吴亦凡绝对会听他的话,他从来不逼他的。卑鄙又怎样,他就是仗着吴亦凡喜欢他,仗着吴亦凡对他的愧疚,才能在他面前这么肆无忌惮。

  他张艺兴不是不怕,但既然吴亦凡心甘情愿纵容他,那么他就再耍会儿小性子,发会儿脾气好了。

  吴亦凡回到看戏的地方,吴世勋依旧乖乖地在那里等他。 “走吧。”

  吴世勋摆摆手,“不行,哥你等下,我看完就走。”

  吴亦凡也不恼,转身就往门口走。

  “唉,哥,哥!”吴世勋望了眼自家哥哥的背影,还是决定坐下来看戏,哥哥哪有台上的人好看。

  说起来,台上那小美人谁啊,以前怎么没见过呢。

评论

热度(1)